不知道笔名叫什么。

虽然冒昧打扰,但请容我表白一下《mircoburst》这篇真是写得太好的了,因为不知道怎么私信过去我就这么冒昧发过来了>///<

我是tag底下无意刷到06开始看的,然后一口气补完了前面。

Hela的情感处理的细腻又点到即止,强大、独立、又有着一丝柔软,虽然依旧气场强得令人畏惧,但却变得可爱了。文笔行云流水,情节水到渠成,整篇文章都盘旋着一股低气压,随着Odin的死亡而约压越低,在未来将要爆发。每个人的性格都处理的各有特点,不是模板式的套用,而是真的仿佛角色自己在行动一般。原来语文老师说过人物的性格表现不是通过对话后面的副词,而是他说的话和行为,这点这篇真的做的太棒了。还有情节...

不看没所谓,只是自我总结罢了。

——————————————————————————————————————————

写在《Sickness》完结之后


去年的十二月竖了flag说今年完结,拖拖拉拉就到了今年12月,虽然并不长才5w出头,但却实实在在是我第一篇写完的中篇,虽然对我而言这就算个长篇了,但是坚持高中文学常识的说法。这是我写东西的第十一年,虽然起初写东西的念头很简单,毕竟少女的幻想谁没有过呢,虽然为了逃避为了其他也好,但还是写下来了。毕竟编一个个梦这件事真是再美好不过了。

之前一直写得都算是短篇,总是卡在1w的关卡上,总是差那么一点点着实让我郁闷了很久,Sickness却轻...

Sickness(十一)Titus/Balem 完结

  Chapter 4

  ※

  Balem从睡梦中醒来。他微眯着眼环顾了一遍四周。冷清的房间,他不喜欢的装饰风格,他还在Titus的船上。他还没有逃出去,想到此Balem的面色冷了一分。Balem离开床,侍女捧着衣服进来开始为他更换衣饰。完美无瑕但缺乏表情而且千篇一律的样貌让Balem提不起一点儿兴致,虽然这些物件在恭敬地为他服务,Balem却觉得有种挥之不去的粘腻的不悦的感觉包裹着他。

  他们并非在服侍自己。

  他们并非在臣服自己。

  Balem一把推开了身旁的一个侍女。

  但不消片刻,属于仿真人的冰冷的手指又攀附了上来。

  前往书房的路上,路过的侍者露出程式化的...

【毕忠良X沈秋霞】纵使相逢不相识

私设如山,废话看最后,写的不好都是我的,角色是原著的。


====================================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毕忠良踩着特工总部石质围栏抽着根雪茄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么一句诗。过了年少风流的年岁,这样的诗句激不起他心中半点波澜,毕竟血都是冷的。


  乱世之中,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可谁起的由头呢,毕忠良狠狠地又抽了一口。缓缓地吐出烟雾的同时,毕忠良也审视特工总部门口这一块不小是空地。特工总部要押解犯人,还要组织出队,院子里的空地没人的时候有些个冷清,出队的时候又有些个拥挤。前些日子,上海下了第一场雪,院子里...

大概是来断后路的…Sickness还没有坑,我还在写,原来更过一个(十一)但又被我删掉了,那个不是幻觉,只是我觉得情节安排的不好所以重写了。
这篇文是我的第一篇长篇,原来总是在1w徘徊,这篇突然一下就写了这么多人其实是有点儿不知所措的。所以在长篇的情节安排上,节奏上问题都十分多,更不提我乱七八糟的分章了。看看前面还是觉得刚开始是最好的后来就…
啊…反省的话等完结再继续…不然没头了…
目标是今年内能写完。
目前存稿1.5w…等我再多写儿就发…
以上,写给还在看的妹子,也写给自己。

关于Jupiter转变的一些想法
昨天在回复的时候不知不觉写了一大堆东西出来,因为本身是写出来就记不住的属性所以就在这里留个档吧~
人本身是一种很复杂的动物,任何决定都是由情感思想理智还有各种因素决定的,我觉得Jupiter当时可以舍己为人,一方面是她本身的善良,当然也有属于地球人类世界的常理影响的原因。作为一个接受人生而平等自由的人,她在短期内先是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然后又不得不受到另一套社会规则的冲击。把人当做牲畜一样对待这是一个生活在任何正常社会有着正常价值观的人都无法接受的。 Jupiter的选择决定着剩下人类的命运,自己家人的活难以计数的人类的死,Jupiter生活艰苦,但并非丧心病...

Sickness(十)Titus/Balem



“亲爱的姐姐,许久不见。”Titus笑着走上前给Kalique一个吻手礼。

“我想这样归功于Titus你实在事务繁忙,一直都没有空闲吧。”Kalique道,“发生什么事了,才让你想起我。”

“姐姐,你不能这么记仇。我上次真的是出了点儿小问题,才耽误了聚会。”Titus一脸无奈。

“所以你就让我们等了那么久。在流连花丛之后,Titus你的名声又加上了一条不守约了。”Kalique却仿若没有看见一般。

“我后来也送上了表示歉意了的礼物,所以姐姐请忘了那次无伤大雅的爽约吧。”

Kalique一笑,“这样……”未及Kalique说完,Titus便道:“我想姐姐你已经知道了吧,哥哥已经到地球的事情了吧。”

“所以...

Sickness(九)Titus/Balem


     “喵。”


     刚出门,Lavinia便听见一声微弱的猫叫声。她想去看看,又想起妈妈叮嘱过不能乱跑。但猫叫声一声接着一声,频率越来越慢,声音越来越低。Lavinia看看后面,妈妈正在把东西装到袋子里。Lavinia咬了咬嘴唇,向声音的源头跑去。


     “你在这里。”Lavinia抱起蜷着身体躺在地上的猫,检查了一下,发现猫儿的右爪受了伤。“乖,一会儿我...

Sickness(八)Titus/Balem

Chapter 3


Jupiter看着眼前优雅地用餐的Kalique和自己身上华丽的礼服有些出神。

“您不喜欢吗,我以为您会喜欢的。”Kalique笑道。

Jupiter抬起手,犹豫了片刻又放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虽然我想说,一会儿凉了味道没有现在好,不过如果我不回答您的问题,您大概是吃不下去的吧。”Kalique放下餐具,拿起餐巾擦拭了下嘴角,“我为您而来。”

几个小时前。

Jupiter刚刚处理完手头最后一份文件,作为助理秘书,她的工作其实并不算特别忙碌。但最近首席秘书被调动到了另一个部门,而补位者又迟迟没有出现,所以Jupiter才忙得厉害。依照常理,如果首席离开,那么自然是助理补上,可Jupiter...

Sickness(七)Titus/Balem


       Lavinia的存在Balem很早就知道了,很小,总是笑着,喜欢穿紫色的裙子。几乎不用想的,Balem知道为什么Jupiter把他安置在这里。他们极力想藏住他们的女儿,但却忘了阁楼上的窗户,他也并非寸步难行。


      Jupiter后来往上面搬了不少东西,日常的东西基本都补的齐全。虽然都不是Balem所熟悉的,但Balem还是慢慢弄清了它们的功能。


      Balem时常听到楼下各种搬东西的声...

© Delight | Powered by LOFTER